设为首页 | 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时讯

告别惩罚和娇纵 换种方式来管娃

2017年12月08日

孩子在幼儿园里打了其他小朋友,该不该罚?面对超市里喜欢的玩具不愿意离开,不买就号啕大哭,这样的场景很多父母都经历过,可父母们当时是怎么处理的呢?大声斥责孩子?或是将他拉开?

  朋友圈兴起的“正面管教”似乎为这个难题找到了出路,不少妈妈群里面,都开始分享起了简·尼尔森的《正面管教》一书。

  正面管教(简称PD-Positive Discipline,又称积极的引导),创始人是美国教育家简·尼尔森和琳洛特,她们在阿德勒心理学基础上,通过亲身的学习和实践,提出该理论。

  什么是正面管教?《正面管教》一书里对它的定义很简单:是一种既不惩罚也不娇纵的管教孩子方法。

  核心 让孩子为自己的行为负责

  作为经过中国正面管教协会认证的家庭讲师,张志恒是这样归纳正面管教的:它是一种在尊重和鼓励的家庭氛围中,引导孩子承担家庭责任,帮助孩子找到价值感和归属感,学到有效的社会技能和生活技能的亲子教育模式。

  张志恒表示,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,很多父母为了让孩子能够“听爸爸妈妈的话”,用惩罚、控制、贿赂讨好的方式与孩子沟通,这些方法在当时看起来也许有效,但是却只能在短时间内让孩子“听话”,时间一长非但失去作用,甚至还有可能产生反作用,渐渐地,孩子也会出现懒惰、拖沓、不自律、反叛、报复、退缩等对抗行为。

  “当大人用过度控制的方式来管教孩子时,孩子们始终在依靠这种外在的控制力,这种行为的结果是大人始终在为孩子的行为负责。父母和老师们最常使用的过度控制方式就是奖励和惩罚,即大人随时捕捉孩子的好表现并加以奖励,随时捕捉孩子的坏表现予以惩罚。那么,当大人不在场时又会怎样呢?孩子们没法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”张志恒说,有效的管教应该有4个标准:是否给孩子尊重和鼓励;是否有助于孩子感受到归属感和重要性;是否长期有效;是否能教给孩子有价值的社会技能和生活技能,培养孩子尊重他人、关心他人、善于解决问题、敢于承担责任、乐于贡献、愿意合作等良好的品格?

  态度 不取悦不说教

  很多父母在教育孩子的时候,都会采取“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白脸”的育儿方法,因为担心没人“唱红脸”会惯坏孩子,让孩子以后没有了规矩;而如果没有人“唱白脸”的话,那对孩子来说又会显得太过于苛刻。张志恒明确表示,这种做法是错误的。

  “偏向于‘唱白脸’的家长觉得自己的温和会弥补另一半的苛刻和严厉,偏向于‘唱红脸’的家长觉得自己的严厉能弥补另一半的柔和对待,于是,他们之间的分歧就越来越大,并会为谁对谁错而争吵,孩子也不知道究竟该听谁的,最好的态度应该是和善而坚定的。”张志恒说。

  很多家长对于“和善”和“坚定”抱有错误的观念:认为“和善”就是取悦孩子,不让孩子有任何失望;“坚定”就是惩罚、说教或者其他形式的控制。所以觉得很难做到“和善与坚定并行”:他们要不就是偏向一边,要不就是在两者之间来回摇摆,生气的时候过于坚定,转化成为惩罚,然后平和时又变得过于和善,变成娇纵。

  张志恒举了一个例子,如果当孩子在街上看到喜欢的玩具非要购买时,粗暴地打断他“走了走了,家里已经很多了”是不对的,同样的,告诉孩子“我们家很穷,买不起”也是不对的,因为这会对孩子的金钱观和自我价值判断造成负面影响。“正确的做法是,告诉他,这次爸爸妈妈不想给你买玩具,我们可以以后再来买。面对孩子时,态度要和善,语气要坚定,让他信任你,知道你的态度。”张志恒说。

  方法 大人及时按下“暂停”

  在谈到如何带领孩子解决问题时,《正面管教》一书里提到一个概念“积极暂停”,说的是在不当行为发生时,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往往都处于情绪冲动期,很容易受“原始脑”支配,不利于平心静气关注于解决问题,此时,积极的“暂停”可以帮助大家冷静下来,等到可以重新连通理性大脑来解决问题。“这一点对大人孩子同样适用,甚至很多时候,相对于孩子,大人更加需要暂停,因为发火暴怒的往往是大人。”张志恒说。

  说到很多家长面临的“辅导作业”这个棘手问题时,张志恒表示,就可以采取“积极暂停”的方式,“如果实在辅导不下去了,孩子怎么也学不会,就先停下来,休息一会,等到大家都平静下来时,和他一起来想办法解决问题,再通过启发式的问题来帮助孩子思考,你是愿意自己再重新想想?还是打电话告诉老师获得帮助呢?让孩子自己做决定,如果他不想把作业拖到第二天再去问老师的话,他就会重新认真思考题目。”

  常见的启发式问题包括:你当时想要完成什么?你对发生的事情有什么感觉?你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那件事情的发生?你从这件事中学到了什么?你怎样才能把这次学到的东西用于将来?你现在对解决这一问题有什么想法?

  张志恒表示,恰当使用启发式问题的原则之一是“不要预设答案”,“我们时常问孩子,你是不是想……做?你是不是想要……”如果父母对孩子应该如何回答这些问题预设了答案,那么就无法真正走进孩子的内心。另外,心绪烦躁时则不要提问,要等到两个人都平静下来。 

  学校怎么做 班主任尝试全面推行

  在云南师范大学附属润城学校,每周二是固定的“班主任工作室活动”。这段时间以来,工作室主持人—学生处主任强浙华带领9名成员连续开展了4期正面管教的集体教研活动。“想做这个是因为我曾经在做班主任时,管教完学生之后会内疚,因为用了一些比较急躁的方法。

  “爱孩子要先懂孩子”,因为意识到以前只是关注学生错误的行为,而很少思考行为背后的动机,所以强浙华想要在学校里全面推广正面管教。

  强浙华建议老师们不要用命令式的语气跟学生说话,摒弃权威,转为民主化,让孩子们参与班级事务的管理,写规范的议程,积极为班级建设出谋划策,带领孩子们多做体验式的活动。

  强浙华说,从下学期开始,工作室的老师会负责把正面管教的理念正式运用到班级管理、师生相处以及班会活动中去,让班会活动的形式和流程都产生根本性的改变。班会课上,将让孩子们参与解决一些与他们自己相关的问题,并将遇到的问题放到班会的议程本上,在开班会时拿出来共同讨论,做角色扮演或头脑风暴,最终找到非惩罚性的解决方案。

  家长怎么看 需要更长时间的磨合

  那家长们是如何看待正面管教的呢?

  “正面管教让我比以前更加信任孩子了,相信孩子,他会说出、做出令你意想不到的话或是事情来。”柒柒妈妈说。

  “有的时候会意识到是自己太严厉,说教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彻底更正过来,不过还是有很多的改变,当想发脾气时,我会告诉自己先冷静下来。”皓皓妈妈说。

  “正在努力和改变,自己看了一些书,也想去参加比较系统的学习。”仁义妈妈说。

  不少家长都表示,改变方式方法,改变态度,对孩子和家庭关系确实起到了积极作用,但成效往往“不稳定”,有时几乎是“可遇不可求”的,只希望能长期坚持下去会有收获。

  强浙华说,正面管教如果只是明白一两个道理,然后就蜻蜓点水般地去实践,或只会运用一两个工具去解决,那么在实践中遇到问题,就会发现理论跟实际差异很大。正面管教需要有系统性的学习,然后再去推行,老师们也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去磨合。

  张志恒表示,自己将正面管教运用在女儿身上,并且慢慢呈现出效果,他用了2年多的时间。他说,正面管教是一个长期、稳定的亲子教育模式,他会坚持下去,静静地等待着花朵盛开。

来源:昆明日报

责编:李佳  编辑:张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