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视野

堵车堵怕了,欧洲城市正忙着消灭汽车

2017年10月13日

“无轮胎城市”是对“无车城市”的一次美妙包装。无论是“无车”,还是“无轮胎”,城市公共空间与私人领域间的博弈和角力永不休止。

伦敦开始对市中心收“拥堵费”了,汉堡准备实施“无车计划”了,哥本哈根在开通了一条自行车高速公路的同时,也展开了一场在城市试点,并向农村扩散的“城市包围农村”式“消灭汽车攻坚战”。

欧洲城市很忙,忙着在主干道消灭汽车,忙着在街道驱除那些令人掩鼻的尾气。

未来欧洲会不会遍布“无车城市”?完全有可能。不过与“无车城市”这个无甚新意的提法相比,欧洲城市显然更偏爱《卫报》在近日用过的那个标签:无轮胎城市(tyre-free city)。

“无轮胎城市”是对“无车城市”的完美包装。如果“无车城市”显示的是一座城市对调和私人出行与公共交通的尝试性探索,那么“无轮胎城市”展现的则是城市对机动车的排斥态度。

当然,一个“无轮胎城市”里唯一的例外,就是隶属于“公共交通”系统的公交车。因为在欧洲城市,所有人都不把公交车看作有轮胎的机动车,他们会这样解释:“瞧,那不就是我们的脚嘛!”

“无车城市、无轮胎城市,这些在当年都只是脑子里的一个设想。如今,梦想照进了现实。”

环境污染、公民意识的崛起和技术的发展,让“无车城市”“无轮胎城市”概念近年在欧美城市火了起来。

根据密歇根大学交通研究院教授西瓦克(Michael Sivak)关于汽车使用和环境影响的研究报告,美国人的用车比率在2008年达到最高值后,数字在近10年内持续下降。

纵观近10年城市远途出行大势,飞行器的荷载在增加,汽车的荷载在下降;至于市内的短途出行方式,汽车的出行比例同样不占优势。

德国汉堡是西欧“无轮胎城市”的典型代表。2015年,汉堡市政府正式对外宣布,将在未来二十年实施汉堡的“无轮胎”规划,用覆盖40%城区的“绿色网络”,对现有的城市道路进行互联开发,终极目标是让市民可以不借助汽车就行遍全汉堡。

在公共交通的基础之上,在绿色网络的辅助之下,汉堡憧憬的是一个可以用步行、骑车的方式横贯东西、通行南北的“无轮胎都市”。

西欧有德国,北欧有哥本哈根。丹麦对新车征收高达180%的销售税,如此高昂的税费让丹麦人对买车这回事提不起太大兴趣。

丹麦是著名的“自行车王国”,汽车高速公路在哥本哈根人气不高,但一条“自行车高速公路”却是“明星道路”。这条从哥本哈根到阿尔贝特斯隆市的快速路全长22公里,只允许自行车通行。

把“无轮胎”做到极致的城市是西班牙的蓬特韦德拉(Pontevedra),它是目前为止世界上唯一一个市区里没有汽车通行的城市。其实从2010年开始,那里的市民就被交通部门告知禁止在市中心开车,在城郊也必须限速在30码以内。

近7年来,这里的人们逐渐习惯了通过地铁、单车和步行的方式出门。“世界上第一座无轮胎城市”的确立,与蓬特韦德拉市长米格尔常年的努力和呼吁分不开。据传他是被汽车噪音、尾气污染、交通事故和塞车现状所激怒,于是拍板定下了当年的“无轮胎计划”。

“无车城市、无轮胎城市,这些在当年都只是脑子里的一个设想。如今,梦想照进了现实。”米格尔说。

“无车城市”“无轮胎城市”“无停车场城市”……城市的远见卓识还是乌托邦式构想?

奥斯陆可谓是喊出“无轮胎城市”口号的急先锋。

奥斯陆市政议会在2015年就宣布,在2019年前,奥斯陆全面禁止私家车进入市中心。

对此,奥斯陆喊出的口号是:打造一座零私家车城市、一座行人和自行车的城市、一座由双腿决定的城市、一座“容不下轮胎”的城市。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,同时也为其他城市提供一个扩充城市公共空间的样本。

“除了公共巴士,我不想在城市里看见任何轮胎和尾气。”这也意味着,从2019年起,奥斯陆将成为欧洲第一个施行全面、永久的汽车禁令的首都城市。

“我们的目标,是让那些曾经开着车的人不再抱有这样的理念:街道是为车设计的,街道是汽车的天堂。”分管环境和交通的奥斯陆副市长博格说。

奥斯陆市政厅2015年9月宣布,将于2019年前全面禁止私家车进入市中心。

“市中心禁车”的想法美好,在现实中却遇到了重重阻力。

家住在奥斯陆市中心的尼尔·桑德博格最近收到了一张来自市政府的字条,上面写着“奥斯陆市中心停车场即将消失,中心城区将建自行车专用道”。在确认邻居们也收到了同样的字条后,尼尔觉得政府的这个决定不可思议。

“我们不是反对自行车道,但是专门废除机动车停车场,这听起来简直不可理喻。”尼尔如今已成为奥斯陆“反对废除停车场运动”的一员,他呼吁市政部门停止这种疯狂的规划。“自行车取代汽车?对奥斯陆来说还为时过早!”

尼尔的话不无道理。根据奥斯陆交通部门的统计,奥斯陆的自行车出行率只占8.3%,冬季时低至3%左右,而市政部门希望在2025年把这个数字提升至25%。

“这是在强行构筑对抗机动车辆的‘柏林墙’。”挪威保守党的一名议员这样评价奥斯陆“无轮胎城市”的规划。

不过奥斯陆的“无轮胎计划”不会激进地实施,而是采取渐进的方式推行。按照副市长博格的描述,奥斯陆中心城区在目前阶段并不着急全面禁车,而是先改造全市的650个停车场——它们将变成游乐场或者文化场所,这是“无轮胎计划”的第一阶段。

第二阶段将是对市中心的人行道进行全面拓宽。市政部门将开放一些专门面向车辆的通道,但数量非常有限。同时,40英里长的自行车道将正式在市中心铺开。这个计划将在2018年全面实施。

“奥斯陆的终极目标当然是禁车、禁轮胎,奥斯陆将变成拥有巨大公共分享空间的城市。”博格说。

“无车城市”“无轮胎城市”“无停车场城市”……这些在城市公共空间和私人领域间角力的城市规划,是皆大欢喜的远见卓识,还是流于纸面的乌托邦式构想?时间会证明一切。

来源:新周刊

编辑:张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