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旅游

站在屋顶看中国 竟然美得让人心醉!

2017年12月04日

 

 屋顶上的中国

 夕阳底尽,

 望楚天空阔,

 稀星帘幕。

 暮霭横江烟万缕,

 照水参差楼阁。

 两两三三,

 楼前归鹭,

 飞过栏干角。

 霜风何事,

 绕檐吹动寂寞。

 

 漏声起,

 乱星河,

 如影画檐;

 练霭鳞云旋满,

 声不断、

 檐响风铃。

 

 

 飞翘的屋檐上,

 有晏几道迟留的归燕,

 也有苏轼零落的疏雨;

 鳞次的瓦片间,

 有白居易的“鸳鸯瓦冷霜华重”,

 也有陆游的“碧瓦万叠浮岚烟”。

 

 

 千百年来的中国屋顶,

 到底隐藏了多少故事?

 它们在历史中静默,

 傲然于尘世,

 饱经风霜,受尽洗礼,

 却依然坚挺地,

 给人撑起一片深远的天空。

 

 站在屋顶看中国,

 就是翻开一部部石刻的史书,

 于千年风雨沧桑中,

 邂逅最明媚的风景。

 

 

 

 北方的大气磅礴,

 飞檐反宇。

 五步一楼,十步一阁;

 廊腰缦回,檐牙高啄;

 各抱地势,钩心斗角。

 盘盘焉,囷囷焉,蜂房水涡,

 矗不知乎几千万落!

 

 南国的古朴灵秀,

 青砖黛瓦。

 千里莺啼绿映红,

 水村山郭酒旗风。

 南朝四百八十寺,

 多少楼台烟雨中。

 

 作家刘心武曾在《美丽的巴黎屋顶》写到:“古今中外,建筑物的‘收顶’,是一桩决定建筑物功能性与审美性能否和谐体现的大事。”

 巴黎各种哥特式、巴洛克式、洛可可式的建筑联合在一起,造就了巴黎令人心弦颤动的天际轮廓线。

 而在中国古代,不论是宫殿庙宇、亭台楼阁、亦或是民宅村落,都用各种各样的屋顶,渲染成一幅美妙的水彩,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种不动声色的美。

 

 中国古代建筑的屋顶,

 堪称是匠人智慧的结晶。

 其基本式样有八种:

 庑殿顶、歇山顶、

 悬山顶、硬山顶、

 卷棚顶、攒尖顶、盝顶、盔顶。

 其中庑殿顶、歇山顶、攒尖顶,

 又有单檐,重檐之别,

 攒尖顶则有圆形、方形、

 六角形、八角形等变化形式。

 

 等级较高的,

 有庑殿顶、歇山顶,

 庑殿顶是中国古代屋顶式样中,

 最隆重、最庄重、等级最高的一种,

 只有在皇宫和皇家寺庙才能使用,

 歇山顶仅次之。

 庑殿顶如太和殿,

 歇山顶如天安门。

 

 庑殿顶四面斜坡,有一条正脊和四条斜脊,俗称“四面坡”,是“四出水”的五脊四坡式,又叫五脊殿。

 

 太和殿

 

 

 天安门

 而一般平民百姓的建筑,

 只能用悬山顶、硬山顶。

 

 

 悬山顶是两坡顶,屋顶两端悬出山墙之外。悬山顶主要用于比较次要的殿堂和一般民居建筑上。

 

 和悬山顶相比,硬山顶有利于防风火,而悬山顶有利于防雨水,因此北方民居多硬山,南方则多用悬山。

 “香亭三间五座,

 三面飞檐,

 上铺各色琉璃竹瓦,

 龙沟凤滴。”

 作为中国古代建筑风格重要表现之一,

 飞檐翘角的设计,

 更是工匠们的神来一笔。

 

 《诗经》里形容它,

 “如鸟斯革,如晕斯飞”;

 它们或低垂、或上挑、

 或威严、或轻灵,

 仿佛从地面上升起一股气托举着屋子,

 使建筑有一种灵动感。

 不仅美轮美奂,

 还有很强的实用价值。

 

 

 

 古代房子多为木制土筑,经不起雨水冲刷,为了保护墙身不被雨淋,不得不延伸屋檐,可是屋檐太长,屋子的采光就变得很差。

 于是匠人想了个办法:如果屋面上部坡度大,下部平坦,而中部略呈凹陷形状。这样悬挑出来向上反曲的屋面,不但釆光好,也便于雨水缓冲,保护房脚。

 

 

 角檐垂脊上,

 还有姿态各异的走兽,

 称之为“飞檐脊兽”。

 

 中国木构建筑,最怕遭遇雷击、雨水,这些神兽便寄托了人们防雷防雨的希望。

 它们也有建筑功能。屋脊的坡度会使脊瓦下滑,交梁上需要铁钉固定。为保护铁钉免受雨雪侵蚀,角兽就用来当做铁钉的帽子,并起到装饰作用。

 

 到了清代,

 单个角兽逐渐演变成

 今天常见的“仙人骑凤”——

 领头的小动物队列形态。

 把这些走兽,

 依次排列在高高的檐角,

 象征着剪除邪恶,逢凶化吉。

 古人的这些“小心机”,

 不仅使建筑更加坚固,

 还越发地雄伟壮观、富丽堂皇,

 充满艺术魅力。

 

 一角飞檐 ,

 一方天空 ,

 便是一段跌宕起伏的历史 。

 

 瓦,

 悠远而深邃。

 一片一片瓦,

 便是一页页历史的书页。

 

 从古时到今朝,

 不知有多少雨,

 敲在它鳞鳞千瓣的身上;

 不知有多少月光,

 洒向它寂寥空旷的心。

 

 

 随意掀起一片,历史便扑面而来。

 不论是匠心独运的瓦当,还是长满苔藓的瓦片,它们都像一位老者,在历史的长河中踽踽独行,向来人诉说着世事离奇。

 

 只是匆匆的世人啊,

 我们只知追赶未来,

 却来不及听这些故事、

 来不及看这些过往、

 来不及细细抚摸、

 这即将逝去的历史的闪光。

 

 屋顶上的中国,

 远先着,文化着,

 传承着,渐去着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来源:网易旅游

责编:陈珺 实习编辑:史纪明珠

 


 


 

 

 


 

0/300

全部评论